2016-07-20

临床医生创业,技术怎样帮她实现先心病远程诊疗的商业化运营?

摘要: 在成熟的医疗平台上组建一个多学科协作的会诊中心是一件事,以会诊中心作为主营业务去公司化经营却是另外一件事。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创业者说,最有钛度的创业者故事)

何怡华完全是“被迫”创业。

创建怡华胎儿心脏远程医疗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怡华远程医疗”)之前,何怡华在北京朝阳医院和北京安贞医院做了十多年的主任医生和教授,是国内最擅长胎儿及成人超声心动图胎儿心脏病诊断和预后的临床医生之一。

怡华远程医疗会诊中心是一个围绕胎儿心脏病管理的网络化会诊平台,去年7月正式创建。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医疗创业的一个小高潮,何怡华以“远程医疗网络平台建设”作为“十二五”课题的研究内容,项目得到政府资本的青睐,“无心插柳”的成为这场创业热潮中的一员。

“非典型”互联网创业者何怡华

“非典型”互联网创业者何怡华

何怡华是个非典型互联网创业者,谈到创业这件事既没有“风口理论”,也没有精美的PPT和励志故事。“我们是北京市科委三产投资的,北京有很多行业都在做产学研成果转化,当时医疗领域的很多项目还在先期研发阶段,市里又想推进这个领域,所以就选了我这个项目成立了公司。”

在做“十二五”课题期间,何怡华的研究涉及“先天性心脏病”(以下简称“先心病”)的发病机制研究。在何怡华收集标本做研究的同时,实际上已经把远程会诊中心在全国各地的“点”给布上了,初步形成了后来远程会诊中心的基本框架,再到拿到投资,“创业”几乎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胎儿心脏病管理的价值被低估

 

怡华远程医疗专注的先心病是一个高致残、高致死的疾病,手术费用极高。从2005年算起,至今十多年里先心病一直位于我国胎儿出生缺陷之首,数据显示,在100例出生缺陷中,就有近70例是先天性心脏病。

这对家庭和社会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但全国有能力做胎儿心脏产前诊断和管理的医疗机构却不超过10家。

及时、准确的产前胎儿心脏病诊断,和合理的预后咨询,是可以有效降低先天性心脏病发病率的。然而当下产前诊断的方式比较受限,目前唯一有效的方式是胎儿心脏超声检测。 但这项检查技术在最近十年才发展应用开来,在全国各地的应用良莠不齐相差很大。

此外,国内目前也没有一家机构能提供“预后咨询”,被筛查出的胎儿能不能生、什么时候生、在什么医院生、手术费用多少、预后护理等等这些问题,并没有人准确告知患病家庭。最极端的结果就是, 人们因为缺乏足够的认识,使得原本可以预后良好的胎儿心脏病被过度引产;而严重缺陷、出生后治疗效果不好的胎儿,则因为诊断不准确而出生,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

目前在国内,即便诊断准确,那些存在先天缺陷的胎儿家庭也很难找到权威机构找到出生救治的临床路径。在医疗资源严重不均衡的情况下,偏远山区出生的缺陷胎儿往往最难得到好的预后资源支持,导致贫困和偏远地区的检出率低、发病率更高、死亡率也更高。

“并不是说我想去做什么,而是我们恰好站在了临床需求点上。”何怡华说。

尽管互联网+医疗浪潮已来,但是医疗行业太复杂。对于何怡华来说,做这件事最大驱动力是她眼中医疗现状和庞大的临床需求。

2013年何怡华在一次海外留学者援藏活动中到访梅里雪山脚下迪庆自治州德钦县。她发现,这个距离香格里拉180多公里的地方,交通状况很差,医疗硬件条件很有限,却有一间房间被作为“远程诊室”。当地卫计委官员解释,来援藏的医护志愿者每年只能在当地停留很短的时间,他们希望通过远程诊疗室获得外部医疗资源的长期支持,但由于硬件条件很差,远程诊疗室并没有真正被使用起来。

何怡华停留在德钦县期间还目睹了一例胎儿死亡,当地民众拥有非常朴实的宗教信仰,胎儿家庭和当地大多数人一样判定这是一起“命中注定”。这件事对何怡华触动极大,类似德钦这样的地区,对外界医疗支持的迫切渴望却是长期的需求,“如果能提供相应的医疗技术给当地,也许有的疾病